重點章節
  • 1

    防災型都更的必要性,政府應展現魄力

  • 2

    資料公布後,應該作好配套措施

  • 3

    政府溝通力和執行力同樣重要

  • 4

    政府組改應該成立防災專責單位,整合專業與預算才能釜底抽薪

  • 5

    國土規劃法是更明智使用土地的基本大法

  • 6

    法規終於通過了,然後呢?

  • 7

    別用法律來處理政治問題、也別用政治來處理法律問題

  • 8

    要做對的事、還是考慮政治利益?

  • 9

    各部會間需要政院整合協調、中央與地方分工不明容易導致事權重複

  • 10

    大巨蛋、城鄉差距、人口分布問題怎麼解?

李鴻源

台灣國土下
最深層的問題
你看見了嗎?

播放影片
李鴻源

台灣國土下
最深層的問題
你看見了嗎?

播放影片
本集節目大綱summary

九二一地震、八八風災殷鑑不遠,桃園航空城與中科四期工業園區的爭議未了,《看見台灣》呈現的山川破敗、維冠大樓倒塌場景仍牽動無數對這塊土地的期盼,在我們幾乎忘了居住安全是人民基本權利,拱手讓商人聯手政客以經濟價值為目標主宰國土之際,<國土計畫法>歷經23年終於通過,宣告癒合土地傷痕的一線曙光。只是這部法案距離全面實施有一段過渡期、後續待制定子法眾多,其中意義重大的資訊公開和民眾參與,落實自己的國土自己決定如何利用,終結土地利用的亂象並減避生態與災害的危機,是長期的挑戰及目標。政問邀請具土木工程專業的前任內政部長李鴻源教授,面對防災考驗及國土政策的反思檢討,告別開發無度、邁向適地適用。

節目重點整理point of view
  • 0100:02:22
    防災型都更的必要性,政府應展現魄力

    防災型都更的重要性,是基於土壤液化、老舊建物無法負荷地震災害,臺北市600萬戶老房子,首要面對重建的預算問題。以往都更被污名化為建商獲利來源,若由政府透過防災型都更來主導,大部分利潤作為處理老舊建物的預算,一方面確保安全,另一方面改善市容,年輕世代的居住問題也可以解決。

    防災型都更的首波對象是臺北、新北與臺南,這三區的居住風險較高,但臺灣政治人物不願意做超出任期的考量,尤其文林苑事件後對「拆民宅」避之唯恐不及,造成即使多數人贊成都更,整個氛圍卻被媒體炒作到偏差,其實都更不是萬惡,而是其中太多細節要顧,文林苑的爭議是因資訊不對等、程序不透明而起,即使不會讓所有人同意,政府該執行公權力時也不應迴避。

  • 0200:07:55
    資料公布後,應該作好配套措施

    臺北市政府在興建捷運時,就已掌握全市的液化區,臺北、新北及臺南的液化區甚至在三年前都套疊出來,但公布資料的比例尺較大,適用於內政部規劃,卻不適用在判斷某特定建築物的安全與否,建議未來目標要讓比例尺達到可以設計規劃防災的階段。土壤液化潛勢區的相關資訊必須由專家解讀,非專家的言論會擴大恐慌,因為土壤液化代表的是風險,而非絕對安全或絕對危險的確據。重點在於將風險反映在都市計畫內,不要時間一長就遺忘災害的後果。

  • 0300:11:34
    政府溝通力和執行力同樣重要

    面對土壤液化潛勢區的政府行動,呼籲先把大比例尺的圖細畫成小比例尺,可以清楚比對所在街廓是否危險,接著會商結構技師公會,討論危險區域有沒有補強可能,如果沒有就考慮重建,在此時導入防災型都更。推動都更的困難之處在於,少部分住戶的反對,甚至有些頂樓違建在法律上不被承認,基於居住事實存在已久,也會引起抗爭;換言之,這是人的問題,造成防災型都更在過程中延宕造成傷亡的棘手問題。

  • 0400:15:06
    政府組改應該成立防災專責單位,整合專業與預算才能釜底抽薪

    行政院組改時,我曾建議政府成立防災總署,因為「災害防救法」將防救災責任和預算分散到各部會,各做各的、或工作重疊,結果就是沒有人真正搔到癢處,例如:蓋房子是結構的問題、地震是土木的問題,法規卻把這兩件事綁在一起。組改宣稱無法增加員額,但六都升格卻多了兩三千位公務員,而且各部會投注的防災預算也比單一防災總署多得多。新設一個部會很難得到立法院支持,防災總署無法設立,導致全臺大專院校沒有對應的專門系所,缺乏專業人力的培養,也同時影響救災成效,試想若單一災害都跨了四、五個單位,更何況是面對複合式災害。

  • 0500:20:25
    國土規劃法是更明智使用土地的基本大法

    國土計畫法是規劃的基本大法,旨在如何明智的使用這塊土地。目前全國一半人口集中在桃園以北,如何解決人口集中造成居住風險的精神沒有反應在國土計畫中,顯示出光有這部法卻不一定有用。臺灣各地的土地容受率一直沒有釐清,大埔事件正說明了,我們不能確定臺灣是否需要這麼多科學園區,就像沒有人計算出北中南東各地的土地容受率如何,計算完畢耗時四年,過程中不會有掌聲,況且計算的專業橫跨好幾個部會,國外都委由智庫進行,臺灣除了政治智庫,難有專業智庫來辦理。

  • 0600:24:47
    法規終於通過了,然後呢?

    過去,打著科學園區的名義圈地進行炒作,缺乏土地容受率的考量,導致南科設立在既缺水又淹水的地帶,也沒有避免讓耗水公司進駐的規劃,造成跟農民爭水的情況。南科原本是農業用地,淹水是很正面的,但改作南科用途時就不是如此,加上缺水導致停工單日虧損三十億的問題,此問題又因為水價問題、蓋水庫的環保抗爭而難以解決。臺灣不能用民粹思考來找出路,90.7%能源仰賴進口,卻不能談水價調高的問題,替代能源發展是零。所以國土計畫法徒法不足以自行,建議法規通過後,盡快計算土地容受率,公布之後再根據法源來規劃解決。

  • 0700:32:37
    別用法律來處理政治問題、也別用政治來處理法律問題

    《看見臺灣》的紀錄片,讓期待國土安全的民氣可用,但拆房子要有法源,也不能選擇性執法。用現今法律檢視過去的建物,是行不通的,既成違建必須排序解決,地質法通過以後,對建築的危險性進行分級分類,如何優先處理是人性面的複雜問題,一旦法律問題變成政治問題,無人願意承擔。當地方政府拆除違建,要求中央協助,若中央介入的先例一開,後續所有地方政府都會要求。

  • 0800:37:55
    要做對的事、還是考慮政治利益?

    國土計畫法只能規範尚未發生的問題,但對於過度開發這四個字如何定義,政府又要如何解決,讓人民知道問題只是第一步,政府做短中長期計畫之前,計算土地容受率,經過立法院公告,會踩到多少紅線、擋多少人財路?地方議員有多少人的背景是土地開發商,永遠不會讓損害利益的規定上路。對於蔡總統的期許是這四年不考慮選舉,因為正確的事不見得符合民選政治人物的政治利益,幾乎等於政治自殺,專業官僚的空間太少,大部份是政治算計,所有政務官都在看民調做事,其實很多政治專業不能輕易丟上民調,如同核電的價值選擇不能用是非題來操作,談廢核就應該一起討論能源價格。

  • 0900:47:39
    各部會間需要政院整合協調、中央與地方分工不明容易導致事權重複

    過去八年執政沒有明確方向,當部會間的本位主義,彼此衝突矛盾時,行政院領導方向的能力是弱化的,必須改變政府運作方式,需要高強度的協調中心,產生衝突時由政務委員跟院長出面整合協調。中央跟地方分工一直存在很大問題,中央到底是政策單位還是執行單位?這決定了所有執行下放,或是所有權力收回中央,其中的考量還包括效能取捨,例如水利專業應該由中央主導,因為一條河跨越不同縣市,當權責分配不清,中央和地方就容易事權重複。

  • 1000:53:41
    大巨蛋、城鄉差距、人口分布問題怎麼解?

    我沒實際檢視過大巨蛋的工程圖,但工程進行一半停工是非常忌諱的事,建議進行至安全階段再評估,否則現在鋼筋銹了、是否引起捷運危險也眾說紛紜,應該尊重工程專業,雙方找專家來對話,勿透過媒體互相放話。關於城鄉差距和人口分布問題,我的建議就是遷都,遷都一直都有討論,我認為中部因為地處南北交通中點,且大甲溪水資源豐沛,是一個可行的方向。

全民共識排行榜polis
    延伸閱讀fe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