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章節
  • 1

    生態改變,產業需要新的模式

  • 2

    以前用三百萬做節目,現在會做三萬的作品嗎?

  • 3

    善用數位工具,內容製作更容易也更必須瞭解閱聽者

  • 4

    生態改變,完整的產業鏈不能斷

  • 5

    要做好內容需要政策從平台導向改為內容導向

  • 6

    制度需要執行之後才知道

  • 7

    製作節目的策略是以內容跟觀眾來思考

  • 8

    傳統平台製作創新內容,仰賴投資意願

  • 9

    有舞台,才能解決台灣人才外流的問題

  • 10

    給本地創作者更多信心和機會

  • 11

    舊的觀念與制度必須改變

薛聖棻

迎接內容為王的
電視戰國時代:台灣能
挽救多少流失的觀眾?

播放影片
薛聖棻

迎接內容為王的
電視戰國時代:台灣能
挽救多少流失的觀眾?

播放影片
本集節目大綱summary

"你還看電視嗎?或者,台灣還有什麼節目值得看?

過去我們會聚在電視前面一起看台灣製作的節目,我們還記得那許多膾炙人口的節目,到不久之前熄燈的「康熙來了」。

然而不談現在的新聞節目幾乎完全不能看,綜藝和戲劇節目大家愛看的都是日劇韓劇中劇美劇英劇,或者是中國的歌唱節目。

是什麼原因讓台灣的收視習慣改變?
是什麼原因讓台灣電視台越來越不容易創作出優秀的節目?

電視節目製作費低,製作出來的東西就越沒人看,越來越依賴重播跟國外節目,造成一個惡性循環?

本集政問特別邀傾到台灣知名綜藝節目製作人、友松娛樂負責人薛聖棻先生,資深的業界經驗並製作過多檔膾炙人口的電視節目和連續劇,包括<超級偶像>、<你可能不會愛我>、<必娶女人>。我們來聽聽他對台灣影音製作的見解,也歡迎大家提出你們的問題和挑戰。"

節目重點整理point of view
  • 0100:04:43
    生態改變,產業需要新的模式

    對於沈春華主播近來對節目製作的批判,出於她專業和對內容的熱情,薛聖棻不否認她所說的。這一席話可能源自她過去的經驗跟期望值,與如今所見內容、環境條件之間的落差,所以有此感言。


    媒體環境改變,台灣電視界一直以來,走的是平台導向,思維、遊戲規則甚至法規,都是以電視台為出發點。身為內容提供者,必須在遊戲規則下執行,當舊有平台的經營環境改變了,過去應有的條件不同了,創作者是最直接被影響到。


    過去台灣電視圈,倚靠的是廣告業務,每一秒鐘的計價收費是主要收入來源,其次是版權,這是製造內容的資本來源,媒體生態改變後,現在大家正痛苦尋求新的生存模式。

  • 0200:07:39
    以前用三百萬做節目,現在會做三萬的作品嗎?

    電視台內容製作是令薛聖棻感觸很深的問題,早期製作黃金時段節目,大概有三四百萬,或至少兩百萬的製作預算,現在願意花在一百萬的平台已經很少了,這是最大的演變。


    因為廣告營收變少,相對負擔的成本也變低了,這是普遍共同遭遇的問題。友松娛樂成立21年來,做過幾個指標性的節目,成本很高,願意投資的人和期待高收視率的人,都感受壓力。我們一直習慣在這條件之下,忘了其實每個平台有不同的規格跟產品需求,如果一直以來只會做三百萬的節目,有能力做三萬的嗎?養成的團隊做得到嗎?還是在習慣、固定的工作系統中,而無從考察是否真的做得到?

  • 0300:12:38
    善用數位工具,內容製作更容易也更必須瞭解閱聽者

    這幾年做戲劇節目,對於了解閱聽眾這件事,其實比綜藝節目扎根更仔細,因為戲劇投資成本更大,輸不起,因此必須確保鎖定的族群跟觀眾是誰,劇本值不值得被營造成一個完整的作品。


    對薛聖棻來講,最擅長觀察的是愛情,所以目前公司出品的五部作品都跟愛情有關,用愛情這個主題可以吸引到比較多族群,就是害怕風險。


    在過去年代電視台對收視戶並不是那麼了解,各家接了電線就可以收看的年代,其實不知道收視群是哪些,必須委外做收視調查,看到結果才知道原來觀眾是這一群人。反觀現在網路世界,凡走過必留下軌跡,如果不能瞭解閱聽眾,可能是問得不夠或未取得同意,因此在傳統平台比較大的問題在於「更瞭解閱聽者」。


    就像推一個戲劇,先在網路上宣傳、測試回應,觀察吸引到的是哪類群眾?跟原來設定的觀眾群是否吻合?再來調整。收視調查這套遊戲規則,有一個提供者跟眾多使用者,這是一個共謀結構,但應該已經被打破了,AC尼爾森在新媒體協助下,會出現更多數據,不會只是單一文本,因此在舊有平台來說仍是最佳參考值。

  • 0400:17:11
    生態改變,完整的產業鏈不能斷

    生態在改變,不及時自覺的話,問題始終不會被解決,但這並不代表產業不會進步,看到問題、發現問題,走在前面的人,一定會先取得優勢。


    薛聖棻長期製作跟流行音樂有關的綜藝節目,當初他加入電視圈正是流行音樂的美好年代,唱片賣上百萬張的歌手,才有地位,新人要賣到十萬張、三十萬張以上,才被認為有機會、有效果,曾幾何時這些數字都不見了。當使用行為改變,就應該認識新的行為跟販售方式。


    所以產業鏈必須從頭到尾建立完整的體系,才能不斷產出幕前、幕後的新人才,現在顯然是產業鏈有問題,傳統平台在消長當中,現在綜藝跟音樂性節目不停減少,許多音樂跟表演人才沒管道露出,再深入下去包含拍戲或拍電影的時候,要如何找新的人才?

  • 0500:19:29
    要做好內容需要政策從平台導向改為內容導向

    當政府在想政策的時候,能夠多面向去思考,當所有遊戲規則都focus在平台導向,內容就很難被看到,不能怪平台,平台有其營運困境,只是如果都focus平台的營運困境,就又落入只有五萬塊內容要怎麼做的問題。


    希望多一點從內容導向出發的政策安排,讓願意付出、有才華的人,做內容的時候能得到更多輔助。

  • 0600:21:10
    制度需要執行之後才知道

    NCC增加自製節目比例的法案條文,薛聖棻認為至少是為內容提供者爭取空間,至於比例的適切與否,可能要執行後才知道。


    政府補助節目內容的制度行之有年,在戲劇類的補助項目已成系統跟遊戲規則,音樂類跟綜藝類正在建構中。制度應該有彈性,在執行過程有必要被檢討跟調整。

  • 0700:23:25
    製作節目的策略是以內容跟觀眾來思考

    薛聖棻:我的公司是在1996成立,2008才正式開始從綜藝轉為製作戲劇,除了目前表演人才需要有角色定位,我認為幕後人才應該也要有清楚的角色定位。例如陳玉珊、柴智屏這兩位優秀的製作人,他們本身是編劇出身,我不是。因此在戲劇製作中,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我從1996~2008才考慮完成,2008~2016這八年我們只做五部作品,思考的是幕後人的角色定位,我自己定位清楚,才能幫助建議工作夥伴們找到定位。


    目前我們製作節目早就不是以電視作為平台思考,而是以內容跟訴求的觀眾是誰。

  • 0800:25:23
    傳統平台製作創新內容,仰賴投資意願

    2014年友松娛樂拿到影視局補助製作「女王的密室」,當初是想為傳統平台訂做一個多螢互動的節目,但最終是服務原有電視觀眾,所以找了中華網龍,希望透過遊戲公司製作APP跟現場內容做互動,很可惜我們並不是行銷或宣傳的公司,節目沒有被媒體大篇幅報導,即使在社群網站上看到。


    很多人會在星期六晚上打開電視機收看,但很可惜那就是一個煙火,需要太多資金投入,其他人可能沒有這樣的政府補助或電視台投資,所以沒辦法把火繼續燒下去,台灣不是沒人想要做,而是要如何說服平台跟投資者願意投資我們去做不同的內容。

  • 0900:27:48
    有舞台,才能解決台灣人才外流的問題

    優秀的人會尋找適合自己的舞台,誘之以利就是必須要有更好的舞台。薛聖棻最近在籌製一個五到十萬的案子,在這有限條件之下,有沒有辦法設計一個有創意的內容,得到平台的同意上架,這件事情就是台灣電視圈最可貴的地方,預算可能小到五萬,也可能高過五百萬。

  • 1000:29:21
    給本地創作者更多信心和機會

    創作者比較主觀,不擅長或最缺少就是溝通,而平台最大的壓力是風險,這兩者對話的關鍵在於,如何協助了解彼此的風險在哪裡以及如何降低風險。


    希望平台經營者對本地創作者要有信心,給時間跟機會,尤其OTT出現之後,很多人願意投資新的作品,而不只是購片而已,這是可喜的現象。


    去買國外作品相對付出的版權費並不低,是不是可以把資金轉移給本地的創作者,也許可以回報更好的作品。現在全台各地民眾自行製作內容,成立網路的節目、短劇或表演,甚至有置入性行銷,服務當地廠商例如手機行,所有電視人認為比較專業的,其實一般觀眾都會。

  • 1100:35:31
    舊的觀念與制度必須改變

    網紅是整個文化發展中很重要的環節,沒有對錯,就好像早年很多表演工作者來自民歌西餐廳,在那裏演唱、主持跟表演,被網羅到電視上,舞台就從民歌西餐廳到小巨蛋。


    台灣正在發展展演場,網紅直播也是一樣,藉由不同的平台,提供內容給大家觀賞。三個禮拜之前薛聖棻去看一個小劇場,簡直驚為天人,現場看到了粉絲的支持力量,隨著劇情開心、落淚,這是傳統平台做偶像型的綜藝節目才會感受到的氣氛,走進劇場發現更厲害。


    台灣的網紅經濟跟對岸相比,市場大小不一樣,不好做類比,可是以現在發展熱度來看,樂觀其成,勢必有人經過機制去淬鍊,更優秀、更適合在業界發展的人會冒出頭來。在影音內容方面,未來新陳代謝會更快,舊有的觀念或制度沒有改變的話,必定會受到挑戰。

全民共識排行榜polis
    延伸閱讀fe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