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章節
  • 1

    新媒體的內涵隨時代不斷演進

  • 2

    缺乏競爭的電信基礎建設,導致新媒體的發展環境受威脅

  • 3

    網路必須中立,不能有人被排擠

  • 4

    內容與技術雙雙落後,台灣淪為文化、戲劇的輸入國

  • 5

    接受多元文化、把人才留下,內容才能輸出

  • 6

    直播將從平台轉型為標配,深入各個產業

  • 7

    中國網紅經濟領先全球

  • 8

    直播的衝擊或可能性來自於造成體驗的差別

  • 9

    善用數位工具,新媒體「影響力經濟」的商業模式

  • 10

    改變媒體產業的KPI,深度內容才能有黏著度

  • 11

    新媒體時代從市場測試、使用者分析出發,改變內容製作的方式

  • 12

    收費訂閱制的成敗還是回歸到內容

  • 13

    面對FB的直播機制,可思考做商業模式的差異化

  • 14

    高度網路使用率讓營收外流,帶來衝擊大於機會

  • 15

    數位時代的文盲是不懂使用數位工具的人

  • 16

    台灣應該把握VR及AI的新領域

程世嘉

沒有新媒體只有舊思維,
如何跟上網路革命浪潮?

播放影片
程世嘉

沒有新媒體只有舊思維,
如何跟上網路革命浪潮?

播放影片
本集節目大綱summary

我們正處在一個媒體典範巨大轉移的時代。從內容到平台到商業模式,舊的模式受到巨大衝擊,但新的模式又尚未成形,人人都在黑暗中摸索:傳統媒體努力想要轉型,許多新媒體則開創不同的實驗。
然而,到底什麼是「新媒體」?
這個新指的是形式、工具,還是思維與心態?
「新媒體」這個全新而且快速變動的領域涵蓋範圍無遠弗屆,從新聞、娛樂、政治宣傳、企業行銷等都面對新媒體的挑戰與機會,關鍵就在於新技術的運用以及新時代思維的建立。
台灣的新媒體發展有哪些阻礙?可以如何突破?
本集政問榮幸邀請到台灣最大直播平台LIVEhouse.in的創辦人程世嘉先生,一同挑戰舊思維,思考新媒體帶來的變革。

節目重點整理point of view
  • 0100:02:51
    新媒體的內涵隨時代不斷演進

    新媒體涵蓋工具、載體以及內容,多數人會覺得「新媒體」是模糊的概念,電視台業者在嘗試操作時,也誤解將內容放到網路上就是新媒體。工具、載體和內容這三者是不斷演進,當看待新媒體這一名詞,用這三個象限來判準這三項工具的運用是否跟上時代、或隨時代不斷演進。

    在此定義下,LIVEhouse.in是工具,手機、PC或VR裝置則屬於載體,另外FB、youtube也是新媒體中的工具。LIVEhouse.in首先從工具發展,將自己定位成說故事的工具,因為直播就是新型態的說故事方式,接著再來想要製作什麼樣的內容。

  • 0200:04:45
    缺乏競爭的電信基礎建設,導致新媒體的發展環境受威脅

    直播是過去三年發展蓬勃的產業,非常多新創團隊持續投入,但以載體來說,過去幾年進步幅度卻很有限,台灣的網路速度只有韓國一半,在亞洲幾個主要國家,日本、韓國、香港及新加坡也敬陪末座。因此台灣在新媒體的載體方面尚有大幅改善的空間。過去三年最大進展是讓大眾認識直播及OTT風潮。Netflix、愛奇藝提供所有人觀賞美劇、日劇、韓劇甚至中劇,台灣市場在這方面雖然落後但逐漸被教育,現在才開始摸索新媒體的內容。

    落後的主要原因是歷史共業,當初電信局民營化成中華電信,有部分的過程是失敗的,因為骨幹並沒有留在國家這邊,整個切割出去給中華電信,所以電信基礎建設的主要投資者是中華電信。

  • 0300:06:40
    網路必須中立,不能有人被排擠

    身為半官方組織多半面臨一樣的問題,當國家需要基礎建設時,會被視為領頭羊、被要求ADSL降價或是更多投資在最後一哩。對台灣來說,卻失去一個製造競爭的機會,因為看全世界國家電信產業發展,都是三到五家大型業者彼此競爭,建設各自骨幹,而台灣主要骨幹卻被一家公司擁有,其他電信業者自然會期待中華電信肩負起建設的責任,中華電信也覺得只有自己在建設,極為委屈。整個市場缺乏競爭,台灣的基礎建設就落後下來。

    當頻寬不夠,因排擠產生流量被歧視的問題,歐美各國現正討論「網路中立法」,精神就是流量是不可以被歧視的,Netflix跟台灣OTT都該以同樣等級的流量被遞送到觀眾面前,但一個現實是,水管就是這麼粗,勢必會出現排擠。

  • 0400:09:38
    內容與技術雙雙落後,台灣淪為文化、戲劇的輸入國

    台灣有幾個先天劣勢存在,第一個是OTT起步太晚,造成台灣人都在看外國戲劇、門戶洞開不設防。內容方面我們已經落後,技術也是一樣,基礎建設並不理想,韓國最早發展4G成為全世界網速最快的國家,早在幾年前就從網路發展到影音,台灣此時還停留在摸索和被教育的階段,甚至於落後中國。

    中國在做內容的方式是一路演進,早先的晉江文學城等網路文學平台,累積很多文學創作,變成重要的智慧資產,很多中劇其實是從網路文學翻拍的,再投入大成本、大製作,用適當的數位工具輸出到全世界,中韓日美都是文化跟戲劇輸出的國家,台灣卻是被強勢輸入的國家,到現在還沒有走得出去的東西。

  • 0500:11:42
    接受多元文化、把人才留下,內容才能輸出

    舉一個台灣可以引鑑的文化輸出範例,三國志是被日本人炒紅,一個好的文化跟IP可以透過新的載體,像遊戲就是呈現內容的方式,成功讓全世界去了解三國志。台灣雖然被強勢輸入文化,但同時也匯聚多元文化,現在僅剩的優勢是如何去組合文化。中國近幾年擁有文化的話語主導權,這是一個危機,反觀台灣的文化問題總離不開政治,日本循三國志模式時並沒有考慮政治因素,我們應該跳脫政治,接受多元文化、把人才留下,內容才能輸出。

  • 0600:13:34
    直播將從平台轉型為標配,深入各個產業

    LIVEhouse.in將觸角伸向內容,主要原因是現在內容已經氾濫,從低階到高階、從低資本到高資本,當直播內容愈多,一定會對使用者注意力形成排擠效應,當每個人都在製造直播內容,要怎麼勝出?自然就是對內容做深化,包括LIVEhouse.in、政問,以及我們製作原創遊戲節目等,目標都在設計一種內容體驗,希望獲取使用者的注意力。

    直播在未來將會是標配,現在對直播的想像僅限於我們這個世代的收看,但直播畢竟是改變故事述說的方式,內容一定會跟著做改變或重組。我們這個世代或許不習慣用直播呈現自己,但已經觀察到下一代,可能是中學生的傾象,這也是為何最近有這麼多網紅經濟出現,他們發現有個低成本、有效率的技術向全世界述說。

    因此直播並不會消失、泡沫化,而是從平台的概念變成標配,例如影音已深入淘寶等電商,現在大家將影音電商視為下一階段的競爭門檻,直播會深入每一個產業。

  • 0700:16:52
    中國網紅經濟領先全球

    在台灣,網紅經濟是落後中國大陸的,中國大陸甚至早於美國。網紅是自媒體,原本一般明星與觀眾保持距離,可以觀察到第一批變成網紅的人,有部分是明星、另一部分是基層崛起,因為個人特質在網路上吸引目光,有些人很會做菜、打遊戲或說書,這很難用傳統路徑去產生出來,最後還是回歸個人特質夠不夠深,因此網紅是跳脫市場來看的。

  • 0800:18:31
    直播的衝擊或可能性來自於造成體驗的差別

    直播有哪些可能性被開發,要看直播這技術在哪個領域造成重大的體驗差別,在教育方面,可能不是,看2D很習慣,直播與否造成的體驗可能沒有那麼巨大,但運動領域卻是差別很大,NBA已經開始體驗360度VR直播,觀眾可以自己決定視角,選擇近身觀看選手動作、籃筐角度等,都可以自己決定,這些傳統電視台不會給你的,我認為就是直播接下來造成衝擊跟改變的領域,平常看電視是由排播的業者決定視角,在網路透過可以去調整視角,內容、工具和載體這三者是交織在一起的。

  • 0900:20:44
    善用數位工具,新媒體「影響力經濟」的商業模式

    找不到新媒體的商業模式一個主要原因是,對新媒體的思維還停留在注意力經濟,要找到商業模式要往下一步「影響力經濟」走, 但光是要獲取注意力已很困難,這也是內容為何要往精緻化走。網紅可以帶來粉絲,但這些粉絲能貢獻的金錢關乎網紅的影響力。

    第一是內容要夠深入,到成為品牌或智慧財產得以授權,其次再深入下去,能不能讓觀眾成為粉絲,黏著度必須夠高,要透過數位工具來追蹤,牽涉到非常多的工具運用跟分析。

  • 1000:23:49
    改變媒體產業的KPI,深度內容才能有黏著度

    注意力經濟關注的是點擊率,是淺層的KPI,如果有個好的內容,自然希望有很多紛絲,首先要有訂閱機制,再說分析工具,所謂的傳統媒體會不會去看google analytics,這是網路人的第一堂課,卻對大部份媒體人來說很陌生,所以現在衡量的KPI其實要改變,發行量等淺層的KPI無法代表任何影響力。


    我認為改變方式是專注於分眾,以往在博取注意力經濟的時候並不分眾,認為人越多越好,其實傳統媒體的最大威脅,不是網路出現,而是分眾媒體出現,因為當你需要耕耘分眾媒體,需要很深度的內容,這不是號召小編匯集人氣就可以做到,透過深度內容來增加黏著度,下一階段才有可能回收,現在的迷思是人越多越好,但其實廣告費逐漸減低,更難經營。

  • 1100:25:11
    新媒體時代從市場測試、使用者分析出發,改變內容製作的方式

    如果不是以新媒體思維來做內容,通常一群人聚在一起,猜測使用者想看什麼,或引用社會時事,例如台灣鄉土劇一拍五百集,最後就是跟時事結合,或是像許多新聞媒體去追同樣的內容。但新時代是怎麼做?中國、韓國模式非常值得參考,他們從網路文學發掘創作者,甚至自己培養網路上的創作者,用文字測試市場,這時候成本是低的,但已經開始累積粉絲,節省成本也可知道市場反應,這幾件事確立之後,再把文學作品翻拍成影音作品,這其實跟創業很像,一開始先測試市場,真正投入時風險已經降低很多。


    兩相比較之下,一個是透過發生的時事或猜測使用者的偏好,另一個是不斷測試市場、瞭解使用者想要的內容,造就不同的結果。


    Netflix做內容的技術成分更高,分析非常細膩,例如觀賞戲劇的時候,在哪裡停下來?有沒有倒帶?看幾次?看完之後去看哪些戲劇?看到第幾集沒有再繼續...這些都是追蹤的數據,透過非常細膩的數據來推薦影集,他們技術夠成熟,所以開始著重內容,不論在內容推薦跟製作也好,都是奠基於早就瞭解閱聽者,知道哪些是你想看的,就推薦給你。

  • 1200:28:03
    收費訂閱制的成敗還是回歸到內容

    收費訂閱制在台灣推得動嗎?一個血淋淋事實:台灣是盜版王國,被美國列入觀察對象,台灣是盜版全球前五名,以人口來說是很驚人的成就,這是市場現實,在做訂閱模式的時候,這是經營市場的成本,我認為最終還是回歸到有沒有拿到好的內容,以及商業模式怎麼包裝。

  • 1300:29:48
    面對FB的直播機制,可思考做商業模式的差異化

    我們會把FB視為影音平台,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工具,他的商業模式是當你上傳會發現版權是FB擁有,廣告、會員、社交連結和數據分析其實都被FB掌握,如果要競爭非常困難,但如果你有不同的商業模式,Netflix就是最好的例子,不會把戲劇上架到FB,因為Netflix是訂閱制,也就是現在仍有機會做商業模式的差異化,所以雖然FB也投入直播了,但各個直播平台仍在嘗試新的商業模式,在這趨勢下我認為機會還是存在的。現在LIVEhouse.in也聚焦在產出好的內容,經過包裝後也會上架到FB,當作一個行銷渠道,所以抗衡這樣一個大型平台,將自己的商業模式定位清楚,界定和FB有何不同,畢竟影音不是只有一大塊,其中細膩的工具、載體和商業模式都是造成差異化的環節。

  • 1400:31:42
    高度網路使用率讓營收外流,帶來衝擊大於機會

    台灣的高度網路使用率,帶來的衝擊跟挑戰是大於機會。台灣整個社會對網路的想像還停留在資訊交換,是烏托邦、公平正義實現的地方,但當更多經濟行為發生在網路時,就變成經濟跟政治問題。台灣目前大多使用國外的服務,不是每個服務都有在台灣貢獻營收。這些營收是透過網路線往外流的,無論是遊戲、媒體甚至uber。


    因此網路不單是意識型態之爭的地方,而是經濟跟政治的手段,中韓日美為何要不斷強勢輸出內容、掌握文化話語權?他們輸出同時也透過網路將這些錢回收。大家擔心川普豎起保護主義高牆,我認為在網路這一塊他絕對不會,因為美國本來就是文化強勢輸出的國家,一定會持續輸出網路內容,但可能會豎起貿易的保護高牆。

  • 1500:33:25
    數位時代的文盲是不懂使用數位工具的人

    現在全球興起貿易保護主義,是危機也是轉機,台灣最大問題是基礎建設投資不足,當大家把門鎖起來,自然投資內需、基礎建設。現在這種半民間半官方的組織那摩多,我希望政府應該再投資骨幹,以台灣這麼小的市場,投資骨幹應該拿回政府手上。


    對政府長期來說,任何有形無形的補助都該回到投資,不要再寫沒人會看的白皮書,這牽涉到改變官員的思維,經常白皮書寫完已經過時,已經錯誤的政策也要做下去。


    數位時代的文盲不是看不懂文字的人,而是不懂使用數位工具的人。


    手中握有很多資源的人需要被教育,台灣不是錢不夠,是投資不出去,因為他們看不懂,促進這些握有資源者的數位教育,對台灣是很大的貢獻。首先採購法要修,否則大家都困在舊的工具折舊當中,不能淘汰、採購金額也有一定上限,程世嘉非常認為同最近在討論設立資訊長一事,無論政府內部有多少阻礙,只要政府裡面有人在推廣數位工具,對國家運作效率幫助很大。

  • 1600:36:56
    台灣應該把握VR及AI的新領域

    虛擬實境(VR)當然是一個很大的躍進,但需要三到五年才會普及,牽涉到使用者裝置能否普及。有篇報導估計,2020年之前全世界VR裝置只會到五千萬台,佔全球人口比例還是非常少。影音市場當中,工具代表技術,演進是從工具來看,VR的成熟必須裝置普及,使用者也習慣,才會實現,接下來在運動、教育、演唱會等領域,這幾個領域有很大想像空間和機會,是台灣可以把握的。


    AI對新媒體的影響也非常大,當進行直播時,怎麼去服務同時觀看影音的幾十萬人?這時候要靠AI,它會是下一階段影音互動很重要的技術,LIVEhouse.in已經開始投入。

全民共識排行榜polis
    延伸閱讀fe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