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章節
  • 1

    台灣市容的醜,是人民的選擇與共業

  • 2

    美學是滿足設計的一環,精緻文化在台灣仍需要累積

  • 3

    低成本產品帶來訂單,卻沒有帶來更有魅力的產品

  • 4

    台灣高鐵車票再設計,是思考設計如何能符合大眾需要的根本問題

  • 5

    當文化創意與採購法的精神不相容,應採特殊或例外的規則來適用

  • 6

    由下而上的改變,才能徹底翻轉政府施政

  • 7

    在教育之前,先思考社會環境如何提供人才成長茁壯的養分

  • 8

    少子化下的設計系所出路,學界應該轉型為設計產業的智庫

  • 9

    新一代設計展已經失去為學生、為創意而做的精神

  • 10

    日本設計能量旺盛,關鍵在競爭激烈的商業環境

  • 11

    政府別幫忙,唯一要做的是「建立標竿」

  • 12

    教育不是培養藝術家,而是培養設計思維

馮宇

台灣有自己的美學嗎?
設計思維如何進入
台灣的DNA中?

播放影片
馮宇

台灣有自己的美學嗎?
設計思維如何進入
台灣的DNA中?

播放影片
本集節目大綱summary

"台灣的街道、路標、路面、新建豪宅、捷運廣告等為什麼都缺乏美感?

到底是中華民國美學不及格還是台灣人美學根本就不行?恐怕兩者都是,而設計產業便被視為改變台灣美學呈現以及產業轉型的關鍵角色,但設計產業卻面臨重重問題。

在政府方面,政府官員保守心態以及當前的政府採購法限制,讓台灣的設計產業難以幫助政府在公共設施上呈現更好的設計。

雖然台灣設計產業產值逐年增加,各行各業也逐漸重視設計,但是台灣設計學院過剩、同時存在嚴重的產學差異。出了社會的設計師的薪資在各科系當中墊底,而且就業率偏低。

在市場上,除了競爭激烈以外,能否創造出獨特的設計走向大中華市場甚至國際市場,也是設計圈思考的問題。

最終回過頭來:台灣的設計美學特色在哪裡?要怎麼發展台灣的設計美學?是否能從基礎教育做起,讓我們的下一代開始認識設計的思維。

請看這集政問,由IF OFFICE的設計總監 馮宇 與你我討論台灣的設計產業。"

節目重點整理point of view
  • 0100:02:57
    台灣市容的醜,是人民的選擇與共業

    最近很流行談中華民國美學,我自己並不認為有「中華民國美學」的問題存在,近日柯文哲市長的北門周邊招牌整頓事件,那些是人民蓋的,換句話說中華民國美學是歷史共業,過去雜亂招牌不是政府強制規定,是人們選擇造成的,但如果你是店家,能花5000元製作,就不會花更多錢製作招牌,當然也不會好看,因此市容不好看還是人民自己的問題。

  • 0200:04:16
    美學是滿足設計的一環,精緻文化在台灣仍需要累積

    設計跟美學是兩件事,設計要放最上層,先滿足功能跟外觀,所以美學是滿足好的設計的其中一環。人類從遠古時代雙手捧水到泥土燒窯成碗,到後來希望在碗上點綴,文明就此產生,從功能性超脫出來,要追求情感滿足,也就是先解決問題以後再滿足人類對美感的渴望。當杯子裝飾越來越漂亮,進一步成為瓷器,是文化跟文物的進程。問我為什麼台灣不夠漂亮?我們歷經辛苦的移民社會,戰後復甦經濟起飛,台灣人有錢也不過三四十年的事,但一個精緻文化需要長期累積,靠的是中產階級龐大的社會,如同中國文化精彩的朝代都是經濟強盛一樣。

  • 0300:07:10
    低成本產品帶來訂單,卻沒有帶來更有魅力的產品

    公司附近有一家麵包店,要拍照片總是前有機車、上面有鐵窗,長期以來我們並沒有講究生活周遭的美感,甚至尚未意識到搭配的重要。很多人認為品味是有錢人的事,我覺得品味根基在欣賞跟選擇擁有的能力,最重要的是欣賞所帶來感性的滿足。台灣以前習慣用理性方式解決經濟問題,用低成本來獲取訂單,是這樣富起來的,現在發現不對,應該設法讓產品更有魅力。現在環境不會有老外慕名而來,沒有人觀光坐飛機來看摩托車,如果我們認為這是台灣美學,但想想有人願意花錢來台灣享受這個環境嗎?我們有自己的生活環境、背景跟習慣,摩托車當然有必須性,但現在新式電動車已靠良好設計打入歐洲市場,代表我們可以做到、也應該這樣做。

  • 0400:13:03
    台灣高鐵車票再設計,是思考設計如何能符合大眾需要的根本問題

    我認為一份烤牛排的精髓在於鹽,是鹽讓牛排變得好吃,設計就是鹽巴,設計並不是無中生有,而是強化或凸顯事物的本質。我開車在路上看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路標,因為文字受限於招牌面積而壓縮得很扁,導致很難辨識,這事件反映路標的製作方,有沒有思考過並不需要壓扁文字,改將文字列成兩行就可以解決問題,為何沒有從使用者的角度來設想?現在政府問題很多出在先求有、卻沒有求好,任何公共事務都應該思考這是為誰而做的,像我先前提出的高鐵票再設計。

    今年過年一次家族旅遊,搭乘高鐵時目睹一對老夫婦,因為看錯車次,被原座位所屬的人要求離開,只好去自由座,整個假期很可能毀了,當下我思考的是,如果我是平面設計師,可以怎麼做?

    整個設計重點在於,先設定一位緊急狀況的旅客,他會需要什麼樣的高鐵票,請注意我先設定好這票券是給誰使用的。當一個旅客在兩分鐘內車就要開了,如何最短的時間可以坐到對的車次?高鐵月台的發車時刻表可能有 4個車次,一個車次有4個號碼組成,也就是要看16個阿拉伯數字才能確認車次,看完車都走了,因此車次是最重要的,保證不坐錯是第一步,上車後第二目的是要儘速找到位置,車票上的座位字體很小,找太慢容易單位後面旅客,所以我選擇把車次跟座位號碼放大。

    另外我將車票做成直式,除了看完後方便插入門閘馬上出關,也考慮到雙手提物的旅客,大拇指會壓住車票下方,所以把車次、座位這兩項重要資訊放在上半部,即使雙手都沒辦法空出來也能順利找到位置。這鋪陳是先設定誰最需要、這目標群眾會遇到什麼困難的情況下,車票仍能方便使用或符合其利益。甚至未來高齡化社會,現有車票字體太小,不敷高齡乘客使用,還有很多處境來為使用者設想的可能。

    這件事引起討論,很多朋友支持,但也有很多朋友認為技術不可行,或有其他更好的改進方向,我認為重要的事,大家開始對生活周遭的事物關心。再舉一個例子,我在日本火車上看到座位把手上的塑膠塊,其實是座位表,還有點字,方便視障者找到位置,無障礙設計在台灣比較少出現,當我看到自然覺得漂亮,因為不僅滿足功能性,雖然是小細節,都能感受設計師在為誰設想。還有超級市場推車上設有放大鏡,為長者解決觀看商品資訊或售價的困擾,創造方便的購物情境。不論這些設計的顏色美感,先把功能滿足,再來討論哪個顏色或形狀,還是回歸到設計如何能符合大眾需要的根本問題。

  • 0500:21:30
    當文化創意與採購法的精神不相容,應採特殊或例外的規則來適用

    採購法有必要,因為納稅錢使用必須符合公平正義,但過度強調公平性尷尬在於,文化創意藝術很難量化,很難說一個點子值多少錢,它不像造橋蓋路有精確價錢,可是設計產生的作品卻可以量化,例如票房。很多時候一旦量化,會限制住創意,例如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我一定回答太太,美感是很主觀,無法說服任何人,只能客觀解釋。我認為創意或設計的招標有一個邏輯上的問題,就是找適當而非最好的,如同女兒結婚已經不會用比武招親,是鼓勵自由戀愛找個最適合的男人。但為何政府很多事關大眾利益的重要決策,要讓大家公平參與?如果找到高標準卻不是最適合的呢?因此我認為創意設計要採取不一樣的規則來框定。遊戲規則需要立法跟民眾一起構思,例如從預算規模或重要性高的先著手,如果是國家門面就不透過招標,而是競圖,示範最佳的機場或馬路的標準在哪裡。

    之前曾受邀幫全台北市博物館或美術館設計廁所指標,政府承辦人員表示因為某位委員建議,現行指標一律是男生藍色、女生紅色還穿裙子,這是刻板印象要打破,例如不以紅、藍色區分,或是不要放置人形圖,改放馬桶或是小便斗,來倡導兩性平權。

    雖然國外有無性別廁所,但我很難理解看到紫色小便斗就會突然了解兩性平權嗎?光改LOGO就能促進嗎?若裡面依然是老舊設備、依然不是便利的洗手設施,甚至連親子設施都沒有,難道可以說是促進兩性平權了嗎?因此我覺得最需要改變的還不是指標,即便美國的無性別廁所都先在菁英的大學裡面試行。委員提出的建議立意良善,但執行面有落差不能達到目的,參與很多政府會議,認為重要的是評審委員能否做出正確選擇,有好的高度跟視野,提出建議方法讓設計師做出真正好的東西。

  • 0600:31:50
    由下而上的改變,才能徹底翻轉政府施政

    設計之都對台北的意義在於,至少我們願意正視缺點,大膽撥出一筆預算來藉由設計思維改造我們的城市、給市民更好生活,因此設計之都年底的結束不是結束,而是開始,這一年我觀察到座談或討論會的反應熱烈,顯示大家對周遭事物漸漸有感,藉由這個大型活動,讓大家思索即便是 變電箱、清潔人員的制服,不但能呈現美感,甚至更便利、安全、有效率。當民眾認為設計重要 ,政府跟民意代表才會重視,每個民代心中都有一把算盤,必須滿足選民期待,因此我相信由下而上很有效。

  • 0700:34:51
    在教育之前,先思考社會環境如何提供人才成長茁壯的養分

    學校可以培養最優秀的人才,但學生就像一個種子,一出校園後土壤不對,種子三年後就壞了,重點不是學校多厲害,而是社會大環境可以提供什麼樣的養分給人才,很明顯台灣這個環境還沒出來,所以建議在教育之前,政府先把土壤養得肥沃一點,也就是說政府要讓民眾知道,設計對民眾帶來的好處不只視覺而已。學校課程跟社會環境之間相輔相成,政府要有格局視野,十年二十年後要讓人民過上什麼樣的生活,必須與時俱進的往前帶。

  • 0800:36:55
    少子化下的設計系所出路,學界應該轉型為設計產業的智庫

    低薪問題就是學校大量開放設計科系造成的,很多人來應徵我們公司,合適的也不多,現在太多設計院校,以致於很多設計畢業生無法為產業所用。

    我雖然沒有在大學擔任教職,但我接觸到的學生都對未來迷惘,再來因為少子化的關係,招生辛苦,老師把學生當成業績,教師評鑑不能嚴厲要求學生。還有一個致命問題是,系所一增加,需求師資也變多了,但很多老師並沒有實戰經驗,想像一個沒打過戰的將軍教人如何打戰是沒有說服力的,很多老師沒有在業界提案,能教得很有限,基礎課程或許沒有問題,但行銷廣告跟第一線接軌的能力缺乏,因為大學老師有學歷限制,這個限制一卡被卡住,業界人才進不去。
    我認為系所應該成為設計產業的智庫,例如色彩學研究,之前接了改造小學課本的計畫案,在考慮字體顏色的時候,看到日本色彩研究所證明某個色階的綠色是最適合學習,眼睛不會疲勞,這資料被應用在教科書上,台灣很多設計像路牌藍底白字適不適合閱讀?我們無從得知,因此學界需要做產業後盾,提供龐大資料庫讓產業應用。

  • 0900:41:18
    新一代設計展已經失去為學生、為創意而做的精神

    我20年前也做過畢業展,每個人支出兩萬多畢業製作費,我們立誓一定要在設計展賺回來,後來產品賣光還倒賺2萬多,學生對於這些花費不捨,那就賺回來,或純粹當作是一個作品,沒有什麼市場性也沒關係。從我畢業到現在20年,設計展規模越來越大、都是高規格來做,我認為是因為學校招生不易,設計展似乎為了學校而做,並不是為了學生;而學生得到指示應該得獎,下意識去揣摩什麼可以得到評審青睞,為得獎而做並沒有不好,但畢業設計展應該自由發揮,畢竟得獎者在業界可以得到很好的待遇嗎?也不見得,我們徵人幾乎不看學歷、也不看得獎,只要看作品一翻兩瞪眼,我們看重的是潛力跟周遭協調能力。所以我建議面對設計製作,可以思考到底想展現四年學到什麼?想跟老師學習哪些?誠實問自己想做什麼?現在這些亂象就在於學校太多,為了招生不得不把學生當成賺錢工作。

  • 1000:44:53
    日本設計能量旺盛,關鍵在競爭激烈的商業環境

    日本人美學很棒?明治維新之後富起來才產生改變,日本是很勤奮也很懂學習的民族,但為什麼日本設計如此發達?我認為是商業環境非常競爭,今天一個泡麵如何在有限的便利商店櫃位上架?市面上一百種只有五家泡麵能上架,賣不好三天下架,消費市場競爭太激烈,養活一批包裝設計師,看日本的啤酒這麼多款,喝起來都一樣,秋天畫個楓葉,春天改畫櫻花,包裝讓人愛不釋手。
    日本有工藝職人的基礎,細膩手藝,但很重要的是土壤問題,這些職人工匠做出來的產品有人買,才能當職業繼續走下去,即便如此日本工藝市場也逐漸凋零,但還是有購買力跟群眾品味在支撐購買,台灣缺乏下游的土壤,以至於上游沒有人願意投入。

  • 1100:48:52
    政府別幫忙,唯一要做的是「建立標竿」

    台灣水果很好吃,有些不是原生種,但我們可以混種,跟文化一樣,我們擅長融合中國、日本、西方等,我們新一代接納更多可能性跟元素,大陸有好的,擷取交融在一起,我們會有更好的武器。建議政府定位台灣作為全世界華人生活的標準,期許全世界華人的生活食衣住行育樂台灣人說了算,一旦有標準之後,對美感或功能都應該講究,自然就會培養消費者支持這些產業,進而健全發展,我問何發展文創產業必須同時注重上下游的環境。
    問我政府可以做什麼?我會說政府別幫忙,唯一可以做的是「建立標竿」,引進全世界最好的機場或馬路,至於要發展產業讓商業界自己努力,政府把大環境培養好,讓日常周遭充滿高標準,提高人民眼光,將設計思維導入生活,走到這一步就回不去了,就像去日本很舒服因為這國家充滿先進的設計。

  • 1200:52:53
    教育不是培養藝術家,而是培養設計思維

    教育不需要培養每個人成為藝術家,而是透過學校培養設計思維,創造力是未來競爭力,每個人有包容欣賞的能力與創意能力,未來出社會面臨工作生活,可以提出不同解法,未必僅限於美感,而是有能力想出有趣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全民共識排行榜polis
    延伸閱讀fe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