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章節
  • 1

    我的使命是打造公共責任體系,一年內制定文化基本法

  • 2

    文化創造主體是人民,希望發動「台灣文化的公民運動」

  • 3

    沒有產業也會有文化,一定要避免只有產值而沒有文化

  • 4

    爭取文化部預算、加上行政院文化會報 結合跨部會相關預算

  • 5

    文化經濟的資金投入,採補助跟投資雙軌

  • 6

    成立中介組織讓資源跟權力下放

  • 7

    缺乏文化主體性的雙重虛弱

  • 8

    留住人才,打造允許營利模式的「文化實驗室」

  • 9

    文化保存的過去是搶救個案,未來是文化紮根

  • 10

    積極參與經貿談判,建立文化經貿的指導策略

  • 11

    鼓勵青年回鄉結合社造,邁向文化平權

  • 12

    延續龍應台前任部長的獨立書店政策,未來公部門圖書採購不再採最低標

  • 13

    以德法合作的公共電視arte為目標,打造結合藝文的公廣集團

  • 14

    組織調整第一步:文化科技司

鄭麗君

從文資保存到文創產業
新政府的
文化願景是什麼?

播放影片
鄭麗君

從文資保存到文創產業
新政府的
文化願景是什麼?

播放影片
本集節目大綱summary

如果文化在競選政見中呈現的是崇高理想,
那麼選舉過後,預算短缺、承諾跳票就是司空見慣的現實,

新政府,新施政,集結眾人期待,
2011夢想家燒出公共資源分配不公的嘆怨,
文化資產成為開發利益對壘下的犧牲品,
缺乏實用考量的大型展演場館競相揭牌,
形同對藝術從業者剝削的二代健保,
資源困窘團體的數萬元補助,對比知名藝人獲得動輒百萬的挹注...
隨著新政府和他們「文化治理結構翻轉」的主張上台,正待逐一斧正。

文化部,曾經被詬病與業界期待脫節,甚或放任文化為政治服務,
如今將由一位從質詢台走向備詢台,夾帶高度民意的新任部長領軍,
這一次能讓人「期待但不受傷害」?請收看鄭麗君部長與政問團隊的真實對話。

節目重點整理point of view
  • 0100:02:03
    我的使命是打造公共責任體系,一年內制定文化基本法

    回想我在法國念書,法國是個文化主體性非常強的國家,生活中可以清楚感受歷史感與美感,曾經走過一畝田,旁邊立了一幅米勒的拾穗畫作,顯示文化保存非常完整,景觀都留存下來,那一刻非常感動,體會這是一個尊重文化、以文化立國的國家。當我要就任文化部長的時候,我跟總統及院長報告,未來文化部政策絕對不是文化部自己的事,應如同法國文化政策核心概念是「44個文化部」,部部都是文化部。文化視野是總統和院長相當重視的政府整體施政,而我最重要的角色就是重新釐清跟定位政府在文化推動的角色跟功能。
    台灣人有很高的創意性格,從戒嚴走向民主化的文化應該蓬勃,作為華人社會當中非常強的文化力,現在卻面對困境。
    文化是一種基本人權,藝術是一種表意自由,但若此藝術自由沒有得到足夠支持的時候,也只是一種不自由的自由。在民主社會裡人民是文化創造的主體,政府不該再用政治力介入,更應該承擔發展文化的公共責任。我的使命就是打造政府在文化治理當中的公共責任體系,希望一年內制定文化基本法,把文化治理體系法制化,這是我四年立委工作可以立即為文化貢獻的地方。文化基本法已經倡議十幾年,韓國當年還來台向草案取經,但他們這幾年已經立法完成,顯示我們政府決心不夠、共識不夠,長期陷在政府跟民間、公共跟市場之間的關係,過去推動文創產業也有產生這樣的矛盾,應該重新釐清。

  • 0200:05:51
    文化創造主體是人民,希望發動「台灣文化的公民運動」

    我在大選時參與撰擬蔡主席的文化政策白皮書,當時有很多討論,他們心中都很重視,的確沒有在就職典禮看到,但這個時代裡如何非常簡潔有力說出文化願景,跟我們主要的政策核心概念,這件事是困難的。
    2000年政黨輪替,曾提出文化公民權並提出文創產業,馬政府時期成立文化部,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到現在也蓋了很多大型文化公共建設,很多點狀努力,如今我的核心想法「文化創造主體是人民」,不再如過去期待國家帶頭創造文化,文化是生活的基本內涵,唯有發展起來,國家才有軟實力。我希望發動「台灣文化的公民運動」,過去幾任文建會跟文化部,有一項做得很好就是社區總體營造,公民參與公共事務是民主的原型,亦是重要的文化基礎。未來文化總的概念就是「台灣文化總體營造」,政府帶動人民文化參與,讓人民為文化創造及藝術創造自由的主體,政府的工作是打造政策系統,除了有先進的英法兩國,也有距離很近的韓國可參考,到此階段該到了一個總結,打造一個可長可久的政策體系。文化公民運動是我第一次宣示,在心中思考很久的核心概念。

  • 0300:09:21
    沒有產業也會有文化,一定要避免只有產值而沒有文化

    有關流行音樂補助案的爭議案例,我開始業務交接的時候,確實了解到社會各界對此補助的爭議,這不能歸咎於個別藝人或團體,那是因為文化部本身預算結構的限制,導致補助經費來自文化跟科技部申請的文化科技預算,所強調的是科技創新,並非從文化內涵的角度去編列預算。回過頭來看文化部本身預算不足的問題,過去除了直接挹注內容,也有跟國發會申請國家重大建設,大部分用來蓋場館,從2000年到現在計有台中歌劇院、高雄衛武營、士林戲曲中心及北流南流和各地演藝廳等,另外跟科技部爭取文化科技預算,目的是以科技創新為主。政府或文化部必須提出整體文化政策,基礎是要有足夠的預算,以振興內容為主,找到健全產業環境的補助或投資策略,讓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的過程,不必一直陷入價值跟產值的矛盾。我有一個簡單的三段論:其實沒有產業也有文化,提振文化創意產業可以帶動文化更進一步的傳播跟共享,但一定要避免只有產值而沒有文化,過去的個別爭議需要靠多元合理的政策推動模式。

  • 0400:12:04
    爭取文化部預算、加上行政院文化會報 結合跨部會相關預算

    文化部預算不要說馬政府所宣示的百分之4,現在是0.8%,連1都不到怎麼訂定文化基本法?我第一個工作是要爭取預算,但只爭取文化部預算是不夠的,我用同心圓的概念第一圈文化部自身的預算要增加,第二圈是所謂44個文化部的範疇,其實文化許多工作需要跨部會合作的平台,可以結合跨部會相關的預算來推動。例如文化教育要跟教育部合作,文化外交要跟外交部合作,影視文化要跟NCC合作,文化觀光跟交通部合作,文資保存必須跟內政部營建署的城鄉規劃一起合作,更何況還有跟原民會、客委會的合作。林全院長在上班第一天就宣示成立行政院文化會報,同心圓已經成立,接下來我盡量把蛋黃做大,爭取文化部的預算。

  • 0500:14:03
    文化經濟的資金投入,採補助跟投資雙軌

    文化部真正要做的是文化經濟或所謂文創產業,尤其是影視音,目的是要振興內容,但戰略目標沒有抓緊。文化經濟主體是振興內容、健全產業環境,因為產業生態是很破碎的,導致人力出走,拍一部電影找不到演員和劇組,所以很重要的就是振興產業跟健全產業環境,在此前提下把文化創意產業的概念重新定義為「文化經濟」,法定的文創產業總共16類,文化部主管八個、經濟部主管六個、內政部主管一個、還有一個其他,有些產業認為自己被排除在外,有些卻又不知道文化內容何在。文化經濟的資金投入,我希望補助跟投資雙軌,當有更高的公共性、實驗性、前瞻性或不可預測的風險性,國家也許補助多一點,反之當市場性產業性很強的,有能力創造催生出一個產業生態系的時候,應該透過多元資金挹注,投資的方式就可以進來。政府投資是一種可能,也能協助在金融體系或在資本市場取得資金,以及民間更多投資。國發資金現在有文創產業的投資,我覺得用雙軌的資金來源,去搭配公共性跟產業性之間,能夠都顧及這兩者的目標。

  • 0600:17:27
    成立中介組織讓資源跟權力下放

    文化政策困難在於需要更完整的思考,例如影視既是產業也是文化,若追求票房,投資策略就很適合,但影視文化要顧及多樣性與公共性,甚至不同語言的電影文化,政府還是不能避免有很強的公共性責任,尤其是年輕人的創意如何展現,讓新秀的第一哩路可以踏出來,等成熟之後有能力面對市場,再以投資方式來協助,未來在資金上會做跟過去不一樣的組合跟搭配。
    這衍生另一個思考是,文化創意產業如果一直是公部門協力推動,有其限制,過去才會發生弊端,長期而言應該成立中介組織,例如韓國的文化振興院、法國的CNC電影文化中心,或許進一步思考該採行政或財團法人方式,賦予組織專業治理的可能,成為具有公共任務的角色。政府要明白文化的推動主體是人民,權力跟資源必須下放,政府的角色僅在於設定戰略目標、框列資源、確保文化多樣性、讓新創有第一哩路甚至要有市場庇護的概念,來保護文化的根與內涵。

  • 0700:19:47
    缺乏文化主體性的雙重虛弱

    整體來看現行文創法定義下的文創產業,營業額約八千億,外銷大概只有七百多億,外銷產值是不夠的。八千億的營業額當中,廣告大概占百分之20幾,廣播電視大概21%,約一千四百多億,電影大概三百億、出版三百億、流行音樂三百億多一些,也就是說還有很大成長空間。內容振興的產出是內需或外銷,對我而言是同一個策略,想像一個文化強勢輸出的國家絕不可能是跳過國內市場,韓國人愛看本國戲劇才會輸出 日本人愛看本國漫畫才會輸出,文化主體性很強的國家必定是由內而外,希望讓世界認識自己,有動力積極走出國際。當文化主體性強大,在國際貿易的競爭或協商,會適度保護自己,維護多元文化的空間,台灣是雙重虛弱,文化主體性不強,內需還有很大成長空間。
    現在希望影視或出版產業走向國際、做華人領導品牌,要回過頭來從強本做起,要鼓勵原創,有信心能把台灣故事拍成影視作品,發展我們的ACG產業,一旦國人愛看必定會有強大渴望跟世界分享,因此不管是扶植國內產業或走出國際,其實是同一道策略。
    還有一個重要挑戰是通路,目前其實面對很大困境,台灣自製電影平均一年市占率是11-13%,但是國產電影量不少,卻市占率低,本國製節目能見度也不高,大多是輸入各國戲劇,因此同時在產製端要投資、振興內容,也要協助通路打通,讓國片更容易被看到,提升本國自製的電視節目能見度。

  • 0800:23:24
    留住人才,打造允許營利模式的「文化實驗室」

    我跟很多藝文人士談話,普遍認為若有可能,還是希望留在本國土地上創作,但如今產業環境讓他沒有機會,為了解決這件事情,讓創作者留在國內是有希望的,政府要展現決心,其次要盡速提出振興計畫,這才是最根本,公廣集團可以扮演人才培育角色。
    我有一個旗艦計畫的想法,希望找個地方打造「文化實驗室」,其實台灣本身就是多元文化的實驗室,也有很多現存的文創園區,但我希望打造文創實驗室,讓新的創意可以採用營利模式,過程中嘗試市場開發,同時也是創投尋找新秀的育成平台,也能帶進數位革新的力量,文化跟科技會是台灣一個想像未來文化的所在。位置我仍在尋找,文化實驗室是蔡主席一個很重要政策,我在四年任內提出很多文資保存提案去審定,包括台北機廠、空總的歷史建物、中山區的美援宿舍群、南港瓶蓋工廠我也覺得可惜被拆了。

  • 0900:27:03
    文化保存的過去是搶救個案,未來是文化紮根

    面對地方對文資的開發邏輯,我們過去都是靠公民運動在搶救個案,應該要有國家整體跟地方級的保存政策,核心問題是我們要留給下一代什麼?下一代看到的台灣是什麼?保存不是消極的呼籲保留不要拆除, 而是要再現歷史記憶、跟生活連結,會是下個階段文創產業的素材。也就是文化保存工作做得好,知道過去發生的故事,有什麼我們鍾愛的事物,會成為創作靈感跟養分,作品會更有內涵跟生命力,故事會更有真實情感。
    國家級文化保存工作其實就是文化紮根的工作,是未來文化政策非常重要的一環,活化運用甚至可以跟數位科技結合,簡單想像拿著手機到歷史建物,就可以呈現該地的歷史記憶。甚至如果文化教育做得好,走過歷史建物就能告訴外國友人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母語不能再死亡,我們有責任保留下來,特別是無形文化資產,工藝、傳說、神話甚至秘方,讓一個孩子走在台北街頭或嘉義、台中,能感受到各地的不同,這一切是讓下一代感受到豐富的文化思想資產,當我們知道我們是誰,世界會認識我們,所以文化政策的基礎是回過頭來紮根,告訴自已我們是誰。

  • 1000:30:57
    積極參與經貿談判,建立文化經貿的指導策略

    台灣面對雙重虛弱,當主體性不夠,面對國際競爭的時候,不知道協商是很重要的,更不明白文化跟商品協商是不一樣的。「文化例外」意思是文化經貿要另外談,台灣加入WTO時並沒有這樣的文化意識,所以電影、電視系統的通路全面開放,如今本國自製影視的市占率低,並不是導演沒有拍出作品,而是上映不久被換下來,這經驗我們要記取。除了把握時間強本,面對下一世代的國際協商必須建立文化經貿的指導策略,文化部要積極參與,過去我一直問文化部為什麼不參與國家的經貿協商,或許他們覺得跟文化部沒有關係,未來我們要有自己文化經貿的指導策略,知道怎麼爭取時間跟空間,讓文化產業可以強起來,這是未來行政團隊會努力的方向。
    新版電影法納入的國片院線可以立即推動,增加國片通路的供給來做,讓通路產生。電視也一樣,一旦NCC通過提名任命同意權後,我們會盡速討論如何保障本國自製節目,有條件開放是未來經貿協商可以考慮的。「文化例外」除了法國早年提出之外,歐盟在談TTIP也共同決定把文化跟教育做另外處理,台灣也有文化例外的實踐經驗,台紐經濟合作協定有文化例外的條文,是對方政府堅持對原住民文化的保護,可見是做得到,端看我們有沒有這樣的意識,形成文化經貿談判團隊以及指導策略。

  • 1100:35:56
    鼓勵青年回鄉結合社造,邁向文化平權

    過去擔任立委,提出文化平權概念,文化是基本人權,不因人的身分、性別、社經與身心條件或區域而有所落差,例如大型表演場館今年起陸續開館,但我陪蔡主席參訪卻發現各地還是需要中小型、結合在地特色的空間,所以我們會進行盤點,讓在地的軟硬體設備升級,藝文團體可以媒合進駐,結合文化體驗教育,提升孩子甚至銀髮族的文化近用。文化實驗室會以青年為主體,社區營造即將要進入第三個十年,鼓勵年輕人回鄉的社造計畫進入3.0,在地創業我們盡可能協助,要回到在地文化的概念,尋找社區營造跟社區發展的新興生命力。日本漫畫有非常多達人與文化的素材,茶在台灣是一種文化與歷史,如果我們對在地不瞭解,即便保留很多糖廠,也不知道糖產業的文化資產。這很需要在地的地方學、文史工作,如果年輕人可以串起土地歷史,重新連結去創作,我相信產品會很不一樣,我認為「越在地越國際」,全球化的時代越需要差異性,是台灣長久的文化策略。

  • 1200:39:56
    延續龍應台前任部長的獨立書店政策,未來公部門圖書採購不再採最低標

    出版產業的產值這三年從三百億掉到兩百億,五年間減少一半,我們預計提出「出版振興計畫」,帶動閱讀與購書,從政府做起尊重創作者,因為過去公部門的圖書館採購是最低標,形同折扣戰,政府帶頭傷害產業,在文化會報我會協調,讓圖書館公共採購不再採最低標,當然還有價格跟租稅策略,進一步思考鼓勵消費跟保障創作者之間的平衡。另外也要扶植獨立書店,龍部長做得不錯,我會延續,這有助於出版文化的多元性維護,而且是在地化非常重要的關鍵。 至於稅的減免跟價格策略,文化部必須提出完整策略,再搭配租稅手段才比較有可能,如果只做租稅手段就財政部做就可以。

  • 1300:42:14
    以德法合作的公共電視arte為目標,打造結合藝文的公廣集團

    我自己在立法院看到不少爭議跟問題,公視跟公廣集團不是政府的媒體,是公共、全民的媒體,要發揮媒體的公共性,這不只是民眾取得資訊的權利,而是近用文化的平台,也可以示範振興內容,作為培養創作人才的搖籃。 我一直嚮往德法合作的公共電視arte,有24小時的藝文頻道,也許思考公廣集團如何讓藝文充分結合進來。

  • 1400:43:32
    組織調整第一步:文化科技司

    文化部組織未來可能會檢討,包括被質疑到底有沒有實質升格的問題,第一是預算還不夠,最重要的是文化資本法,確立未來長遠架構,依據基本法來修改組織,也許修改組織還不夠,會進一步設立中介組織,現在有國藝會,文創院條例還在立法院,還有哪些中介組織需要催生,也會一併思考。但是我們立刻會有一項變革,是提出文化科技司的計畫,因應數位時代必須透過四個層面來思考文化跟科技的結合,分別是創作端的新趨勢、加值運用端 、授權取得制度以及公眾近用文化,想像livehouse最多一千人參加,假設有健全的數位音樂空間,便能無遠弗屆,納入商業機制與授權制度,很多文化體驗可以結合數位科技,甚至文資跟歷史重逢透過數位的虛擬再現,剛好是這個時代擁有的科技,最接近歷史也最接近未來,這應該是結合文化實驗室,讓年輕人帶領我們往前走。

全民共識排行榜polis
    延伸閱讀fe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