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想法 就有希望–台灣農業的未來

台灣農業有著光榮歷史,1950年代農產品外銷,茶葉,蔗糖,洋菇,蘆筍,香蕉,豬肉等在國際市場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賺取大量外匯,「農業支持工業」在台灣經濟發展過程中有著重大貢獻;台灣的農業都是老問題,農場規模小,太多補貼,農產品產銷價格波動大,農業人力不足和老化等等,面對日益嚴峻的貿易自由化環境,若無法改變,不必等進口農產品的衝擊,農業會嚴重萎縮,變成未來經濟轉型中的阻力。

台灣正式加入WTO已經14年了,在政治凌駕專業的環境下,農業施政一直以選票為最重要考慮,對人就是以福利政策,對產業就只有補貼,對土地則以耕作為管理原則,耕作又以水稻為主軸,因此公糧收購,休耕補貼,相互矛盾政策依然在執行,每年農業預算有67%,高達840億元是福利及各項補貼支出,因此必須打破農業傳統的思考模式,才有機會解開這長久盤根錯節的問題,政策上應該擴大農業和農民(農業工作者)的定義,訂定目標,擬定政策調整方向,分析政策改變之影響對象和利弊得失,加強和利害關係人和社會大眾對話,把各項配套措施準備好,並且滾動修正,有策略地推動,就這樣,突破重重壓力和難關,逐步改變長久以來無法移動的困境,過去四年開始活化休耕地,進行老農津貼和農保逐步改革。

農業發展的依據「農業發展條例」,是1973年訂定,最近的修訂是2000年,舊的思考模式無法因應新的情勢,所以需要訂定新的「農業發展法」來因應,要將因應農產品進出口零關稅的情境納入,很重要的是要整合土地,水資源,人力等資源,改變小農單打獨鬥的情況,擴大產業經濟規模強化資源利用效率,因為農產品的進口都是跨國企業;再者不能只有消極防守進口農產品,要有擴張的思維,出口如種苗,農業機械和資材等具競爭力農產業相關產品,讓「農業加值」成為下一個明星產業。

保有優良農地做有效的農業經營是嚴峻的課題,讓農地的有效利用成為新農業發展的基礎,改變耕作是唯一的農用觀念,讓「農業加值」成為農業未來發展的路徑;另外對於氣候變遷,極端氣候對農業的影響要特別重視,極端氣候對於農業所造成的衝擊,遠大於貿易自由化對農業的影響,因為零關稅有5-10年的調整期,但極端氣候僅有幾天的因應空間。

農業人力的老化是全世界的困境,培養新世代農業工作者,利用跨領域技術發展創新農業,是長期的扎根工作,吸引新的農業工作者,要提供合理的環境,要改變低農產品價格的宿命,爭取農產品的合理價格,讓農業報酬能隨經濟成長同步提升。

開創農業新局,就從改變我們的思維與慣性的做法開始!「改變」是未來「不變」的趨勢,所以如何將困境化為轉機,就是要不斷改變舊有的作法,不要再以傳統農業的本位主義來思考,整合是將舊的產業轉成新的領域,擴展產業發展空間和價值.創新則是利用跨領域技術發展新的產業模式,「農業生產力4.0」就是創新加值的模式.台灣農業的下一步,絕不能走回頭路,必須禁掉補貼,福利的奶嘴,這是有相當難度的改造工程,繼續提高農的利用效率,開拓農業的多元功能,同時務必加強跨領域整合和創新產業結構,建構新價值鏈的農業,各項法規應該接軌國際,讓台灣農業走向世界,乘著貿易自由化的浪頭,成為台灣繼電子業之後的明星產業,重建台灣農業的光榮.

1953年出生於屏東縣潮州鎮的小農村。

1971年由屏東中學畢業後考上臺灣大學畜牧學系,1977年獲得臺大畜牧學碩士學位並通過高等考試,1979年服完預官役,高考分發至台灣省畜產試驗所宜蘭分所(養鴨研究中心)擔任技正,從事最基層的養鴨研究與推廣工作,親自體驗農民生產的過程,因為輔導養鴨改用完全配合飼料成效優異,1985年獲得農復會薦送至美國康乃爾大學進修,並於1989年獲得動物營養學博士學位。

1991年轉至臺灣大學畜產系擔任副教授,1993年升任教授,至今擔任大學系所主任四年,生物資源暨農學院院長六年(2005-2010);這期間兩度借調至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服務,1987-2000年擔任畜牧處處長,豬口蹄疫善後,處理加入GATT畜牧產業調整措施;2012-2016年擔任主任委員,完成多項農業結構調整政策,如活化休耕農地,調整老農福利津貼,提出「新價值鏈農業」做為未來農業發展方向。

相關節目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