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歐趕美,還是邯鄲學步?談台灣網絡法規開放

虛擬世界法規調適的目的,是讓台灣的法規跟得上網路時代。

現在的政府,與五十年前的政府截然不同。

五十年前,全世界走的是計畫經濟,那個時候,政府獲取資訊的速度比人民快、反應的速度也當然比民間快,政府因此有規劃產業和扶植產業的重責大任在身;五十年後,情況已經相反,政府的資訊來得比人民慢,反應速度也因不斷膨脹的官僚體系而緩慢,這個時候還走計畫經濟,那是緣木求魚。

台灣應該走向小政府的思維,把政府的角色盡量弱化,資源盡量釋放到民間的產業循環機制,揚棄計畫經濟的思維,國發會近年來積極結合民間創投共同投資,就是一個明顯的進步。

同樣的,在立法方面,政府無論是立新法或改舊法,主要的精神應該是放鬆管制和保留彈性,現在的虛擬法規調適,無論是放鬆國外人才的管制或是放鬆國內公司法的管制,都可以看出是往這個方向在走。

弔詭的是,台灣人民一方面希望放鬆管制,一方面卻又希望政府持續扛起「扶植產業」的責任。這種「危險的期許」在今年的總統選舉結束後,依舊沒有消失,一群在前線打仗好幾十年的人,希望一群從來沒有打過仗的人教他們接下來的戰術該怎麼規劃,矛盾至極,說穿了,就是因為資源在政府手上沒有有效地釋放出來,民間透過「扶植產業」的名義爭食政府的補助奶水,屆時產業爛掉了、發生弊案了,結局就是官員出來負責任下台、整個產業污名化。台灣過去不斷上演這樣的戲碼,產官兩界就像一對怨偶,明明同床異夢許久、遲遲無法分手,卻偶爾還會對彼此浮現一些不切實際的期望和幻想。

問題的根源,都是出在老舊的法規和制度,立法和修法的速度趕不上環境變化的速度,就是台灣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以虛擬世界法規調適來說,台灣現在的狀況,是本地業者很多事情不能做,而國外業者管不到,形成「管內不管外」的不公平競爭環境,舉例來說,Paypal 和支付寶等跨境支付工具早就已經大行其道,台灣卻到近年才開始修訂和開放相關的法規。

最近,跨境平台的議題更是燒得火熱,中國和美國的各大網路平台大舉入台,有的公司在台灣連分公司都懶得設,營收直接認列在海外,在台灣不用繳一毛稅,台灣的資金呈現淨流出的狀態,稅收損失難以估計,FB 去年被爆出在英國只繳了六千多美元的稅金,引起英國政府的強烈不滿,現在要聯手 OECD 各國嚴打這種逃稅行為;台灣直到最近才了解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除了顯示一般民眾對於此類產業議題的知識怠惰,同時也再次凸顯出法規老舊無法有效保護當地產業。

不是國外的服務就是高大上、好棒棒,這些跨境平台侵蝕台灣的稅基,造成的是資金流出、人才外移,影響非常深遠,現在台灣的網路已經門戶洞開、各種國外網路服務深入台灣人的生活,台灣政府究竟是管或不管?要怎麼管?法規上能否調適成「管外不管內」?還是應該採取開放競爭、務求國內外企業有公平的競爭環境即可?台灣在網路產業是否有豎起保護主義高牆的本錢和實力?那條保護的界線應該畫在哪裡?這些議題牽涉廣泛,各國政府作法也不盡相同,因為法規調適的背後牽涉到的是台灣與國外各政治強權的競合,沒有簡單的答案,更不是「鼓勵台灣更多人創新創業打敗國外服務、看看矽谷多少有為者亦若是」這種廉價且錯誤的結論能夠一言蔽之。

最後,是所有產業一直擔心的人才議題,要解決台灣的人才問題,除了需要從法規鬆綁來營造對人才友善的制度和環境、大量吸引國際人才之外,我還想提出一個對台灣人才截然不同的觀點:「台灣必須進行產業內外的整併。」台灣一個小島,什麼產業都要做、什麼產業都要政府扶植、什麼產業都要鼓勵創業,台灣哪來這麼多人才可以支撐這麼多的產業和這麼多的公司?光是看網路產業,就發現創業浮濫的問題非常嚴重,一堆人在做重複的事情,也不先去了解市場有誰已經在做同樣的事情,能否先以合作代替競爭形成綜效,結果變成在小小的台灣市場內互相競爭、抵消彼此的資源、形成內耗;一堆育成中心一方面鼓勵學子兩三個人多多創業,一方面卻又大嘆每個團隊都人才不足拼命辦聯合徵才,根本就是精神分裂,全台灣人都去學程式設計也禁不起這種搞法。創業門檻降低,不代表創業成功率提高,台灣鼓勵創業已經過了頭、浮現蛋塔效應,各級學校開了一堆創業創意學程,至今不知其成效。鼓勵創業非但無法解決人才問題,更會加重人才短缺的問題。因此在探討人才不足的同時,除了從法規面下手,也需從政策面同時仔細審視產業整併的議題。

以上的幾大議題環環相扣,都與虛擬世界的諸多法規有深切的關聯,光是一個開放「網路賣酒」的政策就已經引起諸多利益團體及正反兩方的角力,需要曠日廢時的討論方能取得進展,不難想像我們距離有效因應各種網路衝擊的那一天還有多遙遠,公司法與諸多虛擬法規已經在過去兩年取得許多進展,期許政府和民間能夠持續此一動能,讓台灣的法規跟上時代。

Sega 現任全台最大的直播平台LIVEhouse.in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

Sega 現在同時是遊戲橘子監察人、行政院青年顧問團顧問、及台北市政府市政顧問,從產業面和政府面積極推動台灣網路產業的發展。Sega 曾於 Google 擔任軟體工程師長達 6 年時間,期間曾參與的專案包括 Android 多媒體框架、地圖大眾運輸、及中文搜尋等,並曾領導內部工程師組織進行創新研發。Sega 畢業自史丹佛大學電腦科學研究所,在校主修人工智慧。Sega經常於網路上撰文,針對創業創新、網路產業、及資訊科技不時發表看法與社群分享,文章廣為流傳,你可以在facebook上面追蹤他的動態:fb.me/segacheng

相關節目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