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音樂產業,需要資源與新生代保持優勢

「小部隊作戰模式」興起,演場會帶領流行音樂產業正循環

自從數位音樂的崛起之後,實體CD就逐漸被打入冷宮,做音樂不可能再以實體音樂商品作為主要的盈利模式。因此唱片公司的利潤和銷售量急劇下滑,不僅無力培養新的歌手,也無力舉辦大型演唱會。同時因為台灣的景氣不佳,廣告業也急劇下滑。在這樣的環境當中,現場演唱是唯一有正向發展的領域。

如今許多出名音樂藝人都正在發展現場演唱,因為語言、藝人歌唱水準和號召力的優勢,在兩岸三地市場主要是以台灣的歌手為主,包括五月天、張惠妹、周杰倫、蔡依林、蘇打綠等。這些歌手透過演唱會透過演唱會創造了新的商業模式:從演唱會凝聚人氣,研發周邊商品,帶動更多人潮。而每兩三年發一次的唱片不再是主要盈利模式,更像是更新一下自己的名片。

事實上在全球音樂產業變動之際,台灣的音樂人恰巧掌握了很大的優勢,也正逢大陸市場的興起。大陸因為城市多和場館多,同時對於電視節目廣告置入的限制非常少,提供了台灣音樂人巨大的機會。這同時也創造了一個雙贏的機會,讓投資人更願意投資在節目或是音樂人身上。

從本質來說,音樂是一個非常需要投資的領域。有好的投資才有好的音樂,音樂有好的商業模式,反過來才能吸引更多投資,也才能有更多好的音樂。

新生代音樂人斷層    母雞帶小雞部隊作戰成趨勢

今天台灣雖然在音樂產業享有龐大的優勢,大型演唱會也主要都是台灣流行歌手的天下,但最大的隱憂在於新生代的人才斷層,並且有高齡化的趨勢。過去人才都由唱片公司培養,今天唱片公司很難在承擔這樣的任務。反而變成分散成越來越多的小部隊在作戰,分組搶灘頭,不再是唱片公司主導的團體戰,而這樣的趨勢將會一直持續下去。

所謂小部隊作戰意即一種「母雞帶小雞的方式」,已經出名的藝人帶新生代的藝人。因為現在檯面上的巨星都是自己當老闆開演唱會,投資自己做更好的音樂,同樣的也自己發掘新人來捧紅新生代。而每個藝人都有不同的風格,主觀意識較強,也會偏好發掘那些自己熟悉音樂風格的新人。

另一方面,政府在產業結構上能做的有限,音樂產業根本上來說,就缺資源。比如說金曲獎其實如果選出最佳新人,文化部要是有足夠的經費就出資幫他做下一張專輯。歌手要紅、要明星化、要做出音樂才能創造出價值。數位平台上有某些歌有幾千萬的點擊,但是歌紅人不紅,這樣就很可惜。

在可預見的未來當中,演唱會仍是主要的核心盈利模式,但這樣的狀況也在被數位科技所挑戰當中,特別是在數位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的中國。比如現在開始有演唱會直播的商業模式,現場可能一萬人,直播觀看一千萬人,這樣創造的金錢價值就超乎普通演唱會的大,這些資金可以回頭讓表演者作出更好的表演,形成更強大的循環,這樣的模式會不會影響到現有的普通演唱會模式,很難說。

然而最重要的是尋求正向的循環,讓音樂藝人可以創造出價值,有更多投資,做更好的音樂。而台灣音樂產業當下最需要的,仍是資源的投入與培養新生代。

著名作詞人、製作人、演唱會導演,經紀人、身兼多職,也導演過多次金曲獎頒獎典禮,被譽為演唱會教父,近年來甚至進軍戲劇表演界。與多位知名歌手合作過,包括張惠妹、王力宏、蔡依林、楊丞琳、蕭敬騰、羅志祥等,是台灣音樂產業中極為資深和專業的業內人士。

相關節目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