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同性婚姻法案的原因

推動同性婚姻法案

婚姻制度受憲法所保障。而婚姻之核心價值,是兩人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並使雙方人格得以實現與發展而組成的生活共同體。兩人更因此永久結合關係,在精神上、物質上互相扶持依存,並延伸為家庭與社會的基礎。不過,自古以來存在於人類社會的同志朋友們,長期被排除於婚姻制度之外。直到現在,同性婚姻是人權,終於在國際上已被承認。

南非大法官奧比˙薩克思說:「在南非建國槍林彈雨的內戰中,許多袍澤跟著一起在戰壕內出生入死,今天建國了,大家都有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卻有一群人不能自由的建立其親密關係,表達其對彼此的愛與感受,強迫他們必須以掩飾身分的方式去假結婚,而讓另一群人受到痛苦,這是違反憲法保障人權的精神。」因此在南非憲法法院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判決裡寫到「宗教事宜要嚴肅處理,而且人民的信仰應該被視為公領域的一部分,並受到尊重。但是法律也必須承認男、女同性戀配偶具有不可挑戰的、不容質疑的權利,可以在國家的支持下以公開的方式慶祝,法律也應該承認他/她們的關係、親密行為、對彼此的愛和感覺,這些都是他/她們受到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而國會所要做的,就只剩下決定並規範形式細節,讓同性戀們能享有平等權利。」

2007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正式發表《日惹原則》,第24條便指出了:「每個人都有權建立家庭,無論其性傾向或性別認同如何。家庭有各種不同的存在形式。任何家庭都不應受到基於其任何成員的性傾向或性別認同的歧視。」而目前全球已有15個國家的同性婚姻合法化。2015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更判決同性婚姻的權利受到憲法保障,全國各州不可以立法禁止同性婚姻。

另外,先前台灣針對聯合國兩人權公約的國家報告,所邀請的國際審查委員也認為台灣對同性婚姻的保障不足。當時審查委員表示,「擔心我國缺乏法律上對婚姻家庭多元性的認可,且只有異性婚姻受認可而不包括同性婚姻或同居關係。這是帶歧視性的,且否定了同性伴侶或同居伴侶的許多福利。」他們還建議應修訂民法,以便在法律上認可我國家庭的多元性。

婚姻是家庭關係的一種社會制度,雖然不是所有同志都想要結婚,但婚姻是一種自由選擇,也是一種權利,更是社會的認同。不過,目前在台灣一對相伴到老死的同性伴侶,法律制度對他/她們的歧視是從生到死的各種權利剝奪,包括財產繼承分配、眷屬保障、社會福利、訴訟程序的特殊地位、身分取得;醫療同意權等等,舉凡各種社福、司法、移民等各種制度,都以「配偶」為專屬權益;所涉及的大大小小法律豈止上百條?這也是為什麼我選擇修正民法,以保障同志婚姻的權利。

我認為同性婚姻法制化,是為了保障人民的基本權,也象徵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值得高興的是,至今已有七個縣市陸續開放同性伴侶註記,但根本之道還是從法律規範上落實婚姻平權,我會持續這樣的理念,在立法工作上盡最大的努力。

立委尤美女投身婦女運動卅年,執業律師亦卅年,長期推動修法,生命中近二分之一都在和立法院打交道。她不是全新的政治新人,曾於1982年與李元貞等共同創立國內最早的婦運團體婦女新知基金會,其後又結合國內婦女團體創立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2012年以民進黨不分區身分進入國會,自願投入立法院中最冷門的「司法法制委員會」,四年來每屆均榮獲公民監督聯盟評鑑第一名,2016年連任民進黨不分區立委。

自從1987年德國學成歸國後,即參與推動相關法案,包括《男女工作平等法》、《民法親屬篇》的修正、《家暴防治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妨害性自主罪章》等等,為台灣女性權益翻開新的一頁。

尤美女委員一輩子以法律為志業,她說,「一個真正的民主法治國家,必須要把遊戲規則訂清楚,讓人民知道法律是什麼。」這位「非典型的『美女』」,要用溫柔的力量,讓社會更好、讓台灣更美麗。

相關節目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