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設計台灣

「如何重新設計我們的國家 ? 」當政問團隊問我能不能分享設計之都時,我想到的是這個題目,最合適與大家一起問政。設計美學是過去幾十年來,重要但沒有被認真討論的議題,但因為設計之都,一朝醒來得共同面對醜了幾十年挑戰,是挑戰也是一個新的設計時代機會。
 
這個國家要如何重新被設計 ? 可以從身份證開始,Taiwan ReDesign是民間設計師所發起的公民設計倡議行動,希望能從我們皮包裡的證件開始,從護照、身份證、健保卡、鈔票等開始設計起,讓2300萬人從日常生活中就能感受到設計。
 
而這個設計談的不只是美學,而是一系列的制度與文化改變,在最多限制的科層當中做改變,從一個具有高度的策略思維,來思考這個國家如何可以變的更細膩,來思考台灣要給國民及全世界的體驗是什麼,開始以設計做為一種思考的方式,重新看待台灣。
 
設計的意志力要由上而下貫徹,但執行力一定要由下而上開始做改變,設計的角色不只是最後一步的裝飾,而是以使用者的需求為初衷,從最深入生活中的市場、國家公園與重要交通場站等體驗開始改變起。
 
這個國家的車站與交通設施需要重新設計,需要重新設計的不只是委外經營的美感商場,更重要的是一個無縫連結台灣的使用者的體驗,讓一個七八十歲的阿婆,從小鎮的車站出發,都能夠順利地走出台北車站大迷宮,並且平安地跨過大馬路,走到北門見證城市的設計改變。這一段路說來簡單,但至少還有五到十年的路要走。
 
這座島嶼無法更細膩的原因,在於我們還無法整合大小央度的設計,從規劃、建築、室內、指標與字型的設計等,還無法整合硬體到軟體的服務與體驗,還無法整合企業創新與社會設計。
 
設計的改變,需要從制度的重新設計開始,當現有的機制無法達成時,能不能有一個國家級的設計創新委員會,如同許多企業在推動設計創新文化變革的開端之際,來整合幾個重要的國家重新設計的計劃。
 
更重要的,這些計劃不能淪為閉門的國家級設計標案結案了事,而是要促成一個開放政府的設計改變,促成設計創意者參與公眾設計與社會設計的改變,不只是在中央及首都做改變,還要讓地方也成為創意城市,設立縣市鄉鎮的設計辦公室,才能開創一個新的世代機會。
 
這個國家要被重新設計的,還有容錯的文化,現有的議會文化,完全背離了推動設計創新最重要的容錯文化,現有的制度無法理性地容許創新的嘗試,先不管議員立委們的背心,這是這個國家所面對的挑戰。
 
最後回答這陣子最常被問到的問題 ? 如何做出好的公眾設計,設計出不像政府設計的設計 ? 有幾個要素可以考思:第一,熱情,給予設計重要的意義,賦予用設計改變公共服務的使命感與意義,第二,子彈,要給予設計足夠的預算與時間,設計還未被認為是一門專業,但其實就像許多專業服務一樣,是需要提前規畫預算與作業的時間。第三,力挺,選出對的專業者,接下來要做的很簡單,就是陪伴與力挺。
 
台灣該如何重新被設計的議題,不是離我們遙遠的大議題,而是在我們生活中都能感受到的課題,設計之都不是天龍國的活動,而是台灣需要開啓的一項運動,設計之都的結束不是終點,而是台灣另一個文化運動的起點。

吳漢中。現任2016臺北世界設計之都辨公室執行長。台大城鄉所碩士、杜克大學企管碩士 ( MBA, Duke University )。曾任職於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亞洲開發銀行、世界文化遺產基金會與社會企業若水國際等,長期擔任企業創新變革顧問,以及年輕社會企業家業師。著有暢銷書《美學CEO》,曾受邀於TEDxTaipei年會演講。

相關節目talk